我过去在互联网上做生意的大多数想法

作者 : 柠檬 本文共1646个字,预计阅读时间需要5分钟 发布时间: 2020-08-6 共94人阅读

我过去在互联网上做生意的大多数商业想法都不是我推荐的。是的,马良,神奇的笔,如果你相信的话。

“好吧,实体现在不容易做。”
怎么说
这个产品还是原来的产品,但是现在买单的人不多了。”
“你怎么推广它?”Tiktok
“以前,很多广告都投了,声音、官方账号和朋友圈都是什么,但他们就是进不去。”
“这可能是问题的根源。”
为什么以前的赚钱方式现在大部分都不管用了
马良是个年轻人的生意,主要是大学生。我记得三年前他让我一起工作。在我看来,虽然我当时是一个小资产阶级,但我不会把钱花在风险巨大、没有核实的项目上。可能是因为我以前很穷,但是我有点不愿意把它拿在手里,怕破产。

像我这样的人,即使有生之年有想法,也不可能成为备受关注的企业家群体。他们只能在自己的商业城市经营。我很少做投资高但回报不确定的事情。

我不会透露具体产品。其实,马良的产品确实不错。我当时确实有合伙的想法。第一年,生意很好。他们从当地几所大学起步,基本上每个校园都有大学生经纪人。除了产品开发成本、租金和人力资源成本,他们第一年也结余了30万元,开局不错。

第二年,马良的合伙人提出要把市场做大,向全国拓展。但是做民族生意和做地方生意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。因为马亮一家来自传统的商业背景,他们对互联网知之甚少。因为我没有投资股票,他也不好意思让我玩这个把戏。

后来,他们去了当地一家广告公司。一开始,他们在朋友圈投放广告和百度竞价,并填写了几十万的第一年广告,等待花儿开花结果。然而,经过一个多月的投资,只有几十个订单进来,利润总额只有几千元。越是几十万元,烧得越少。广告公司的回答是:“我们是按照你的要求投资的,也许你的产品没有优势。”。

当时,市场上有相当多的竞争产品。因为起步早,马亮的产品名声不高,但这群以前毕业很快的大学生,所以毕业后很难有回头客。停了广告账号后,我还是要找个新的出路。那段时间,我和马亮谈了一些网络推广的建议。或许,去年11月,他们开始拍抖音的短片,并做了一些原创视频。他们发现两个公司每天更新,粉丝数月内不到一万。蒂克托克还可以收听视频。蒂克托克不是个好兆头。公司和员工只渴望进入他们每天的感受。他们觉得应该直接登上电影广告。

然后他们找到了之前做广告的公司,是的,它还活着。tiktok广告背后的资金已经是对银行的贷款,因此他们更加谨慎,尽管他们不明白。”你可以为我流动。如果有流量,我会有一份清单,”马亮这样描述。后来,基本没有好转,现在背着点债,过来找我谈。

事实上,关于这个概念我并没有告诉他太多。他不想听,但他认为我是假装被迫的。

我后来跟他讲了一些交通推荐机制,因为他需要一些时间来学习他的产品,所以他必须先做私人区域的交通池、排水和操作,然后才能最终转换。我不知道他回去后是否还有进一步的研究。不管怎么说,我不是股东,所以我还是没那么强迫。

(2)
今天,我提出了一个问题:为什么以前的赚钱方式现在不能?
营销方法改变了吗?在以往的营销方式中,户外广告是最早使用的。只要在人多的地方买一个广告位,品牌就能获得很大的曝光率,转化率也很高。后来,传统广告的概念也被移植到互联网平台上。

同样,如果流量是通过bat收集的,那么你可以花钱做广告。什么百度竞价、直通车、腾讯社交广告都会投下银筹,走出金矿。但这两年不同。我们发现,当我们用这种“暴力”模式进行推广时,买单的人数明显减少。看来人们不喜欢明目张胆的广告,更别说点击链接买单了。

市场营销的概念太大了,也许很多玩家都认为这是遥不可及的。比如老布,以前经常在网上发帖,然后他每天都能赚大钱。现在,这不仅没用,而且容易被平台直接封杀。

当每个人都在抱怨某个领域或方向时,远离那些说它的人,去找那些做得好的人。

过去,领导人为什么要对互联网作出回应?因为网民对互联网的认知基本为零,任何一个环节都可以快乐半天,不管是广告还是网站,因为整个互联网领域的内容很少,我们没有“高质量”和“劣质”的概念。总有一些人能提前看到机会。即使他们随便发布广告,也能让数百万人在内容很少的时候点击查看。